戴进

戴进(1389——1462),字文进,又字文节,号静庵,又号玉泉山人,仁和(杭州)人,故居在今笕桥相婆弄。据《虞初新志》里说,他早先是一个制作金银首饰的工匠,所造钗朵、人物、花鸟,精巧绝伦,技艺精湛,远远超出一般同行。即所谓为人物花鸟,肖状精奇,直倍常工。原想以此手艺传于世,后来,据说有一次,戴进偶然在一家熔金的铺子里,见到自己制作的首饰被人玩腻了,拿去熔掉,一气之下,改学绘画。

其实,在绘画上,戴进早年已负盛名,他的父亲戴景祥就是个职业画家。郎瑛《七修类稿》里记载:永乐末年,戴进随父应诏到北京。宣德年中被荐入宫中,但是遭到同行嫉妒,备受排挤,抑郁不得志。明人陆深《俨山外集》卷五“春风堂随笔”中有较详尽的记述:“宣庙(明宣宗朱瞻基)喜绘事,御制天纵,一时待诏有谢迁循(即谢环)、倪端、石锐、李在皆有名。文进入京,众工妒之。一日在仁智殿呈画,文进以得意之笔上进,第一幅是秋江独钓图,画一红人垂钓于水次。画家惟红色最难著。文进独得古法入妙,宣高阅之,廷循从旁奏曰:‘此画甚好,但恨鄙野耳。’宣庙扣之,(廷循)乃曰:‘大红是朝廷品官服色,却穿此去钓鱼,甚失大体。’宣庙颔之,遂挥去其作幅不视,故文进在京师颇窘迫。”说的就是仁智殿呈画的事。

戴进在京不得志,只好回杭州,以卖画为生。曾隐居诸寺,为寺庙作佛教诸像。据《东城杂志》记载,当时东城华藏、潮鸣二寺挂有他的画轴,“尚有存焉”。后虽曾一度入宫,但其主要艺术活动和影响是在民间。戴进画技精湛,擅长画山水,人物、花卉、翎毛,精于临摹,被誉为“当代第一”。他的山水画继承了南宁李唐、马远、董源范宽等各家之长,不拘一格,渊源宽广,技巧纵横,雄健挺拔,既有南宁院体遗风,又有元人水墨意趣,被推为“浙派山水首席画师”;人物画则学吴道子、李龙眠。戴进创造了蚕头鼠尾描法,也写兰叶描,笔活豪放。他的画风靡一时。其直接继承者有其子戴泉,女婿王世祥;弟子吴伟、张路、汪肇、夏芷、何适、谢宾举、谢时臣、蒋嵩、夏蔡等人,都秉承他的画风,成为浙派系统,故戴进被称为浙派始祖。传世作品有《江村雪霁图》、《山水人物图》、《溪山长卷》、《江山情趣图》、《风雨归舟图》、《皇帝问道图》、《渭滨垂钓图》、《春游晚归图》、《关山行旅图》等。

绘画特色

戴进作为明代著名的画家,绘画临摹精博,得唐宋诸家之妙,道释、神像、人物、山水、花果、翎毛、走兽等,无所不工。早年学画非常刻苦,由于临摹古人作品很多,所以戴进的传统笔墨功夫很好。戴进创作没有被传统所束缚,他的画用笔流畅,逐渐形成自己风格。

山水画

他的山水画画作品,注重选题。画法源出宋元,继承南宋水墨苍劲一派,主要吸收南宋时期的 马远、 夏圭(夏珪)风格,但也吸取北宋时期的李成和范宽,并取法郭熙李唐董源,用笔劲挺方硬,水墨淋漓酣畅,技巧纵横,画风雄健挺拔,俱遒劲苍润,一变南宋浑厚沉郁的风格,发展了马远、夏圭传统,善于用浓淡水墨的巧妙变化,来表现铺叙远近,宏深雅淡的品格,既有南宋院体遗风,又有元人水墨画意,被推为浙派山水首席画师

人物画

他画人物远师 吴道子、李龙眠的唐宋传统,兼长二笔、写意,能变通运笔,创蚕头鼠尾描,行笔顿挫有力,笔法豪放。人物画主要题材有神仙道释、佛像、历史故事、名人隐士、樵夫渔父等,所画神像的威仪,鬼怪的勇猛,衣纹的设色,均 驾轻就熟。工笔画衣纹常用铁线描和兰叶描,有时用丁头鼠尾描,写意从马远变化而来,笔墨简括。

花鸟画

戴进的花鸟画工笔设色、水墨写意、没骨兼长,都极为精致。所作葡萄配以勾勒竹、蟹爪草,别具格调。

民间传说

据传,戴进原来是位做首饰的 锻工。有一次,他去一家熔金铺,看到自己制作的首饰被人玩腻了,拿去熔掉,感到很伤心。于是改学绘画。 有一次,戴进由钱塘(杭州)到金陵(南京)办事,带了很多行李,于是就找了个挑夫挑着,但由于街上人多,走了不久,两人便失散了,戴进找不到挑夫,挑夫也找不到戴进。于是他凭着记忆,画了一幅挑夫的肖像画,到挑夫集中的地方去问,众挑夫一看,很快就认出了这幅肖像画的是谁,终于帮助画家找到了那位挑夫,取回了行李。

由于戴进画艺高超,后被召进皇宫画院。当时,画院受宠的画师有 李在、 倪端、 谢环、 石锐等。这些画师一见戴进的作品,都觉得戴的水平在自己之上,个个都很妒忌。 传说有一次,明宣宗召集画家,要每人献上一幅新作品,戴进便呈上一幅刚刚画好的《秋江独钓图》,画面上画了一个穿红袍的人在水边垂钓。画师谢环知道机会来了,进谗于皇帝,说图中的渔翁穿红袍,分明是讥讽朝廷大臣不务政事。本来,宣宗刚看到这幅作品时,心中还很是称赞,经谢环如此一说,竟然相信,勃然大怒,立即下令将戴进逐出了画院。

关于戴进被谗一事有多种说法。通常认为是被谢环所谗。明朝学者 郎瑛在其《七修续稿》中记述更为详尽:宣宗召画院天台谢廷循(即谢环)品评戴进所进图画,初展《春》、《夏》。谢说:非臣所及。到《秋景》,谢忌妒心起,沉默不语。皇上问其何故?谢说: 屈原当年遇昏主投江,今画渔父,有不逊之意。皇上没言语。再展《冬景》,谢说:七贤过关,是乱世啊!皇上勃然大怒,说:可斩! 戴文进(即戴进)和他的徒弟夏芷在庆寿寺僧房饮酒,夏芷把僧人灌醉,窃其度牒,削师头发,夜半出逃,归隐杭州。戴进一生是悲惨的,皆因小人进谗。小人杀人不见血,信乎?悲哉!